0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把先人都送走了,每次告诉自己不能哭,却都在最后笑着拥抱的时候泣不成声。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愿能再见你,知我再见不到你。但你的引力仍在。

剪不断,理还乱 。是离愁 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小时候,看见院子里仍旧有外公的摩托车和鱼竿和葡萄架,石榴树都还在,然而种葡萄的人却不在了,只有村子北面垒起的一座新坟。不久后,葡萄和石榴因为没人照料而疯长,后来被砍掉了;小时候,并不知道”死”意味着什么,也不会表达对他的想念,我只知道外公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。不会再回来。过了几天,我们去给他上坟,我人生第一次穿上白色的孝服。荷杯箸,具酒食,去给他再一次送别。

天之涯,地之角。知交半零落,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……那天是我一生中两次给他上坟之中的一次。那天沧海如怒,残阳如血,罡风如啸,风云如浪,衰草在风里瑟瑟作响,海边三十多米高的风车削得风飒飒作响。一队白衣人,没有一个说话,沉默地烧纸,沉默地倒酒,沉默地点烟。

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。多少年后,在我的葬礼上,请不要为我嚎啕,请为我最后唱一首《送别》。

%e6%b2%88%e9%98%b3%e4%b8%ad%e5%8d%8e%e5%af%ba%e5%a2%93%e5%9b%ad

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,Come on!